友谊医院顺义院区有望提前开工 别让患者横跨
19/01/20来源:http://www.laobaixinnz.com

  

  今天上午,市领导李士祥到北京城市学院顺义校区调研。

  毛建国

  如果医生们在基层也能有甚至更有事业、成就、荣誉感,生活水平、收入待遇也能达到甚至超过大城市大医院,医生下沉还会这么难吗?

  本报记者胡铁湘摄 J125

  本报讯(记者龙露)“医院选址非常好,交通便利,空间够用,整体布局合理……”今天上午,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赴顺义区督察北京城市学院、北京友谊医院顺义院区的建设情况时表示。据悉,北京友谊医院顺义院区将力争明年3月开工。

  北京友谊医院顺义院区:成为区域医疗中心

  目前,已完成该项目正式批复。根据批复,友谊医院顺义院区为顺义新城的区域医疗中心,床位总规模1500张,分期实施,拟一期建设1000张。按原计划本项目开工至少要到2017年下半年,随着本市疏解城市功能工作力度的加大,该工程现在力争明年3月开工建设。

  据了解,顺义区规划部门根据友谊医院需求,已基本确定项目规划建设用地原址面积198亩;后沙峪镇政府已经进行征地准备;区卫计委与市卫计委、友谊医院进行多次沟通,梳理区医疗发展需求;区发改委积极协调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工作方案,推动项目前期工作顺利开展。

  下一步将抓紧土地腾退工作。加快友谊医院选址现状用地地上物拆迁补偿工作,力争提前启动、提前完成。认真做好友谊医院项目用地钉桩工作,确定四至范围,为下一步拆迁补偿奠定坚实基础。

  城市学院顺义院区:2018年2万本、专科生全部入驻顺义

  据了解,北京城市学院创建于1984年,是北京地区唯一一所应用科技类高校,主要面向城市建设、城市经济、城市文化、城市管理、城市服务领域培养高层次实用人才。学校现有在校生23000人,硕士、本科、专科、中职专业120余个,教职工1800余人。

  学校目前主要校区有两个,即中关村校区和航天城校区,其中中关村校区在北四环中关村大街附近,教学区相对集中,宿舍区较为分散,学校多数学生在此校区就学,由于地处交通要塞,早晚高峰经常造成北四环路拥堵,给周边交通带来很大压力。

  顺义校区建成后,学校将中关村校区的师生迁至顺义校区。一期工程顺义校区已入驻2015级新生和2014级部分老生共计5000余名,主要是信息技术类、文化创意类、国际商贸类、现代服务类、城市建设与环境管理及城市交通运营服务类、航空服务类学生。按计划,顺义校区将在2016年9月完成二期工程,届时将从城区疏解近万名学生。2018年三期工程完工后,2万名本、专科全部入驻顺义。

  而城市学院航天城校区将成为研究生教育基地、研发基地、智库基地。

  城市学院中关村校区按照市政府要求改建为“聚人少、效益高”的研发基地和创业孵化基地,将不再承担任何教学功能,改建为公共服务性质的创业园区,北京3D打印研究院、国家第三代半导体研究院、亚洲文化设计中心和“云医疗”等项目将陆续入驻,而且上述园区的孵化成果和研发成果将最终要落户顺义杨镇,使位于中关村这个创业园区与杨镇地区形成良性互动,即:“中关村孵化+杨镇落地”,走出一条中心城区疏解与郊区城镇发展相融合的新路。

  北京城市学院疏解的另处一个亮点在于,顺义区原有两所中职校划转成为北京城市学院中专部,北京城市学院率先创建了全国第一个包括中职、高职专科、应用型本科、专业硕士一体化贯通式教育模式,使北京市在落实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决定》方面走在了全国前列。

  “现在的医院院长之间聊天,都是问做了多少亿的营业额,而不是治好了多少危重病人。”3月2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出席2015中国医院竞争力论坛时,明确表达了对目前大医院医改的不满,并且希望“分级建立起来后,大医院院长不再比营业额,比的是合格的专科数、急危重症的抢救数量和成功率。”(3月30日《南方都市报》)

  “大医院院长都比营业额而非抢救数”,问题很严重,原因很复杂。钟南山谈到的医疗体系倒金字塔形结构,正是其中原因之一。正如钟南山所讲,“来找我看专科的病人,有甘肃平凉来的,也有齐齐哈尔来的。如果基层医疗能够做好,他们根本不用横跨大半个中国来找我看病”。

  目前医疗体系存在“强干弱枝”现象,一方面大医院实力很强,一号难挂,一床难求;另一方面,县级医院、基层医院的作用不能充分发挥出来,有些基层医院甚至门可罗雀。“历史遗留问题”不能再留给历史。应该说,国家卫计委提出的分级诊疗体系是一个不错的“处方”,很多专业人士也为之叫好。据统计,在英国,90%的门急诊由家庭医生首诊,其中90%以上的病例没有进行转诊;在美国,每年12亿人次的就诊量,其中81%发生在医院外的医生诊所……这也启示我们,必须尽快把分级诊疗体系建立和完善起来,让其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建立分级诊疗体系,离不开人财物下沉。推动财和物向基层医院倾斜,虽有不小难度,但总归有法可想。但“人”不同,推动优秀医务人员下沉,远不是一个红头文件可以解决的。这些年来,如同鼓励优秀教师下乡一样,有关部门也多次鼓励优秀医务人员下基层。如果一批优秀医务人员下去了,由此带来的医疗水平提高,自然可以增进基层医院的竞争力。但关键在于,优秀医务人员也有着利益考量,有些现实问题远远不是道德鼓励所能解决的。

  我们不应忽视道德鼓励的作用,但也不该过分夸大道德鼓励的作用。3月11日,全国政协委员俞敏洪在回答记者有关教育公平的提问时表示:“我认为农村中小学教师,在薪酬体系上应该比城市老师有20%—30%的上升。”俞敏洪提到的,实质上是激励机制的问题。一个合理的薪酬体系应该是越艰苦越高,越不容易越高。但如今事实上发生了倒挂,如同乡村教师一样,基层医生在发展前景和收入“钱景”上,远远逊色于大城市大医院。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巡视员廖新波就感慨,“一个专家在省医出诊,一个号50元,到了基层只给7元、10元,这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北京城市学院入驻顺义杨镇,填补了北京东北部,潮白河以东占市域面积的六分之一的区域无高校的空白。J029

  在这样的背景下,与其单纯地道德鼓励,不如通过提升基层医院吸引力,激励优秀医务人员下基层。如果医生们在基层也能有甚至更有事业、成就、荣誉感,生活水平、收入待遇也能达到甚至超过大城市大医院,医生下沉还会这么难吗?如果从待遇、晋升上解决基层医生的出路,实现专家、技术下沉,让优秀医生扎根基层,何至于有人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看病?

  医生下沉要鼓励更要激励。然而,如果总是鼓励医生下沉,却又不肯改变和提升基层医生待遇,没有物质激励支撑的精神鼓励,总让人觉得苍白无力。一些基层医院由于收入有限,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就需要政府来兜底,提高基层医院的含金量,吸引优秀医务人员下基层。

内容搜集整理于百家乐怎么玩,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