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结核病流行菌株可能形成于3万年前 全球
17/03/07来源:http://www.laobaixinnz.com

  

  新华网华盛顿6月15日电(记者林小春)中外研究人员15日说,在中国最常见的被称为“北京家族”的结核病菌株可能约3万年前起源于东亚地区,后来随着汉族祖先的迁徙而扩散。这再次证明结核病与人类的迁移和社会发展存在密切关系。

  这项研究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上。负责研究的复旦大学教授高谦介绍说,他们此前的研究表明,结核病分枝杆菌在7万年前随着人类走出非洲,然后分布到全球各地,其中一个分支到了东亚,进化成一类被命名为“北京家族”的菌株。中国北方地区约90%、南方地区约50%的结核病患者由这类菌株引起。

太好了,诺贝尔奖帮我们“捉虫”,健康更有保障!

  为了解这类菌株的起源及扩张情况,高谦与国内多个省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国外学者合作,对从全国6个省市收集的有代表性的95株临床菌株进行全基因组测序,并对来自全球的263株“北京家族”菌株和全国11个省市收集的1300多个菌株进行基因分型分析,结果证明该家族菌株约3万年前在东亚南部的人类中出现。

  张田勘

  这些天, 中国科学家屠呦呦的名字被频繁提及,她和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日本科学家大村智共同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屠呦呦获奖的理由是“有关疟疾新疗法的发现”,研发和提取了青蒿素使之成为抗御疟疾的特效药;坎贝尔和大村智获奖的理由是“有关蛔虫寄生虫感染新疗法的发现”。他们发现了新药——阿维菌素,其衍生物伊维菌素能够从根本上降低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的发生,还能很好地控制其它寄生虫病的患病数量,可挽救全球千百万人的生命。

  数十种寄生虫让人患病

  由寄生虫引发的疾病折磨了人类数千年之久,成为重要的全球性健康问题。今年三位获奖者的研究成果,对治疗世界上最可怕的寄生虫病而言是一种彻底的革新。

  如果从寄生虫的种类来看,人类遭受寄生虫之害远不止疟疾、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寄生虫病是一大类疾病的总称,现在能引发人类患病的寄生虫有数十种,而且有多种分类。从寄生环境看,寄生虫可分为两类:1、体内寄生虫,如寄生在人类消化道、肺、肝和血管甚至是脑组织和眼球内的寄生虫。2、体表寄生虫,如皮肤寄生虫,常见的有疥螨、毛囊螨等。

  英国《新科学家杂志》撰文列举了最普通的十大人体寄生虫:1、钩虫。通过受污染的水、水果、蔬菜进入人体内。2、疥螨。通过身体接触进行传播,导致皮肤搔痒和炎症甚至疥疮。3、蛔虫。是影响人体的最大肠道线性虫,最长可增长至15-35厘米,会穿破肠道壁进入血液,有时会进入肺部。4、扁形血吸虫。生活在水中,能引发血吸虫病,进入人体可寄宿10年之久。5、绦虫。通过食物进入人体,能在人体内寄宿25年之久。6、蛲虫。它们在宿主的肠道内安家,产卵时导致人体感觉奇痒。7、班氏丝虫。蚊子可携带这种寄生虫,幼虫会进入淋巴结。8、弓形虫。可侵入人体中枢神经系统,吃未煮熟的肉食或接触被猫感染的垃圾物质会感染弓形虫。9、贾第虫。主要生活在肠道内,会导致腹泻、恶心、反胃、腹痛,最显著的特征是打“烂鸡蛋味”饱嗝。10、阿米巴虫。主要存在水、潮湿环境和土壤中,可污染水果和蔬菜,患者症状有腹痛、体重减少、腹泻。

  34亿人有感染疟疾的风险

  屠呦呦是中国第一位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科学家,现在,大家对她及其研究团队研发青蒿素的情况已经比较熟悉了。

  疟疾是一种急性发热疾病,由一种叫作疟原虫的寄生虫引起,通过受感染蚊子的叮咬传播。这种寄生虫在人体的肝脏中繁殖,然后感染血红细胞。典型的疟疾多呈周期性发作,“打摆子”是我国对疟疾发病时的一种形象的描述。患者发病初期可有程度较轻的怕冷、不规则的低热或间歇热,伴全身不适、头痛、肌肉酸痛等症状。疟疾患者从发病至诊断治疗时间超过5天者,合并多脏器受损情况增加,救治难度明显增加,死亡率上升。

  疟疾以前用氯喹或奎宁来治疗,但后来疗效越来越不好。在20世纪60年代末,治疗疟疾的方法已经失效,疟疾患者越来越多。青蒿素能够在早期快速杀死疟疾寄生虫,对治疗动物疟疾和人类疟疾都具有很好的疗效。

  疟疾、艾滋病和癌症,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三大死亡疾病。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面临疟疾感染风险的人口超过34亿,每年因疟疾死亡的人数超过450万,其中大部分是儿童。世界卫生组织将青蒿素复方药物列为治疗疟疾的首选药物,青蒿素的发现和使用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在疟疾重灾区非洲,自2000年起,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约2.4亿人受益于青蒿素联合疗法,约150万人因该疗法避免了疟疾导致的死亡。从2000年到2013年,全球范围的疟疾死亡率下降了47%,而在非洲,疟疾的死亡率下降了约54%。疟疾的主要患病者是5岁以下的儿童,在全球范围,由于青蒿素的使用,5岁以下儿童患疟疾的死亡率已经下降了53%,非洲5岁以下患儿的死亡率下降了约58%。

  伊维菌素有望让河盲症绝迹

  坎贝尔和大村智是由于发明了治疗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的药物阿维菌素而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盘尾丝虫病、淋巴丝虫病和疟疾同属于寄生虫病。

  从1970年至今,大约有三分之一居住在西非河边乡村里的人在成年之前有可能变成盲人,这是由盘尾丝虫病造成的,被称为河盲症;而世界范围内感染淋巴丝虫病的人也约有1亿,会导致不少患者的皮肤增厚产生皱纹,手臂、腿部、胸部乃至生殖器处可能会出现怪诞的肿胀,又被称为象皮病。

  大村智既是日本的一名微生物学家,又是一位天然产物的分离专家。他的研究重点聚焦于土壤里的链霉菌上,链霉菌能产生大量具有抗菌活性的物质。

  坎贝尔是一名研究寄生虫的专家,他获得了大村智的链霉菌培养体,发现从菌株中提取的一种成分对动物体内的寄生虫有显著的疗效。这种生物活性物质经提取纯化后被命名为阿维菌素,具有杀虫、杀螨、杀线虫活性功能。

  坎贝尔是在美国默克医药公司工作时研发出了阿维菌素。后来,美国默克医药公司实验室药物研究人员把阿维菌素家族的一员——阿维菌素-B1的一个不饱和碳碳双键(C22=C23)通过氢化还原,产生了一个拥有不同于阿维菌素家族成员优点的新药物,即伊维菌素,不但化学稳定性好,而且生物利用度也高。

  伊维菌素首先被用于畜牧业,抗寄生虫的效力非常强大。对于狗的幼年心脏蠕虫,每千克体重0.001毫克的口服剂量足以杀死蠕虫,每月一次使用几微克就可以有效地防止心脏蠕虫对狗的侵害。对于牛食道口线虫和牛肺蠕虫,每千克体重0.05毫克的口服剂量也很有效。后来的使用发现,伊维菌素是一种广谱的抗寄生虫病药物,能有效地杀死各种线蠕虫、跳蚤、虱子等寄生虫,因此,临床医生开始试验把伊维菌素用于治疗人的寄生虫病。在人体上进行治疗试验时发现,伊维菌素能很好地杀死多种寄生虫幼虫,其中就包括导致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的寄生虫。

  盘尾丝虫的虫蚴在患者的皮下慢慢长大,使患者奇痒无比。成虫一旦进入患者的眼睛,就会引起角膜炎症,最终导致失明。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一些发病严重的村落里,50岁以上的成年人中失明的患者可多达60%。美国默克医药公司在塞内加尔、马里、加纳、利比里亚、乍得等国的试验发现,患者一年口服一次伊维菌素就足以杀灭体内所有的盘尾丝虫蚴,免于失明的痛苦。

  淋巴丝虫病由班氏丝虫、马来丝虫和帝汶丝虫等引起,临床症状主要是急性期的淋巴管炎与淋巴结炎,以及慢性期的淋巴管阻塞及其产生的一系列症状。也有不出现明显症状而仅在血液内有微丝蚴者,即所谓丝虫感染。

  帝汶丝虫病潜伏期为3个月,从人体淋巴结查到班氏丝虫成虫是在感染后3个月。丝虫病的临床表现轻重不一,在流行地区可有50%-75%的无症状感染者;马来丝虫主要寄生在人体浅部淋巴系统,因此四肢淋巴管炎和象皮肿最为明显;班氏丝虫不仅寄生于四肢淋巴管,同时还寄生于深部淋巴系统的泌尿、生殖器官。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预测,伊维菌素如果在非洲无偿使用,有望在2020年前后让河盲症在全球绝迹。如是,则可能是继人类战胜天花、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之后,人类医药史上的又一个伟大成就。

  研究还显示,“北京家族”菌株在约8000年前进化出“现代”亚型菌株,这种亚型菌株约6000年前在中国北方汉族的祖先人群中扩散,并随着近2000年来汉族的南迁传播到中国南方地区,成为全国范围最流行的结核病菌株。

  高谦说,农业文明之前,人类社会的人口密度很低,人感染高致病性菌株后迅速死亡,高致病性菌株无法保持其在人群中的连续传播。而在农业文明时期,人口数量和密度的大幅增加为“现代”亚型高致病性菌株的播散提供了有利条件,使其逐渐成为群体中的“优势”菌株。

  人类抗御寄生虫病的道路很艰难,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选委员会指出,青蒿素和阿维菌素的发现,从根本上改变了寄生虫疾病的治疗,“这三人科研发现的全球影响及其对人类福祉的改善,是无可估量的。”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