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搬电视机打的遇两车:一个拒载 设计巧妙
18/12/15来源:http://www.laobaixinnz.com

  

    搬着电视想坐出租车,碰上的“待遇”却大不相同:一个的哥以“怕刮车漆”为由执意拒载,另一个则帮着搬上搬下,服务周到。昨天,一位乘客致电本报热线82333333,感慨“同是的哥却差距很大”。

    41岁的曾先生是新洲人。6月28日早上,他和朋友刘女士一起乘坐长途车从姚集来市区办事,二人还带着一台旧电视机。在市老年大学下车后,他们准备转乘出租车前往武昌文化宫。

  武松喝的酒其实度数并不高。

    没过多久,一辆出租车停在二人面前。但当曾先生说明目的地,并把电视往车上搬时,司机却连连摇头称,车上放不下电视机,还怕刮花了车漆。随后,司机又不顾阻拦,强行将电视搬下扔到路边,并驾车迅速离开。郁闷不已的二人只得继续等候。

  “百钱径买金陵春,酒酣豪气薄云空”,和唐代一样,宋代的南京人也喜欢喝酒。在南京几家博物馆里,保存着本地出土的多种酒器。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宋代人喝的酒,度数其实并不算高。

  设计巧妙的“温碗注子”

  在溧水博物馆里,收藏着一件出土于原溧水县物资局宿舍基建工地宋墓的“青白釉带温碗注子”,这是一套典型的宋代酒器,早在南唐就已经出现,《韩熙载夜宴图》中就有这种“温碗注子”的身影。专家告诉记者,青白釉带温碗注子是一套既能盛酒又能烫酒的器具,设计十分精妙。其中间为注子,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酒壶。注子四周还有一个温碗,只要将温碗放满热水,就能使注子中的酒保持温度。

  温碗被设计成莲花形,据推测,这件“青白釉带温碗注子”是北宋初年景德镇湖田窑的产品,在当时,这是贵族和官员阶层使用的高档酒具。

  此外,据记者了解,南京本地发现的宋代酒具还有青白瓷带温碗注子、鎏金花口银盏、莲瓣纹碗、水波鱼纹盏、贴摩羯鱼纹碗、六瓣葵口碗等。

  景阳冈的酒只有10度左右

  在《水浒传》、《说岳全传》等以宋代为背景的小说里,我们能看到书中人物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豪气冲天的情节。

  山东社科院研究员王赛时在其所著《中国酒史》中指出,宋代人喝的酒度数其实不高。以武松在景阳冈喝的“三碗不过冈”的村酒为例,那种酒接近于现在的黄酒,酒精度数在10度左右。这一点可以从店小二的描述可见一斑:“我这酒,叫做‘透瓶香’;又唤作‘出门倒’:初入口时,醇浓好吃,少刻时便倒。”醇浓、后劲大正是黄酒的特点。

  连喝十八碗,也算是海量了。有专家分析,武松喝酒前,店小二已经通过筛酒的程序,也就是用带网眼筛子的器具将酒糟剥离,使得酒精度数降低了不少。否则,即便是好汉武二郎,连喝十八碗,估计也要趴下了。

  《水浒传》人物喝的酒又是什么滋味呢?王赛时研究员指出,在酿酒技术尚存在一定缺陷的时代,如果酒液未能正常发酵,或者灭菌技术不过关,酒就可能发酸。“村酒”是宋代乡间酒店所卖的酒,有酸味也成了“村酒”的标签。因此,在写宋代的小说中,常可看到喝酒者嫌酒酸的情节。

    20分钟后,终于又等来一辆空车。曾先生称,这次自己“吸取了教训”,首先就向司机说明了情况。没想到,这位司机却热情地招呼二人上车。见刘女士手臂略有残疾,曾先生搬电视有些吃力,他还主动下车帮忙。到达目的地后,司机再次帮他们把电视机搬下来,让曾先生感动不已。

    曾先生说,这辆的士的车牌号为“鄂AXX389”,属于联海出租车公司,司机姓张。(记者杨京 实习生李帅 孙晗丹)

  酒史专家指出,汉朝人饮酒以“石”计,唐朝人饮酒以“斗”计,可在宋朝均以“升”计。宋代一升约合一斤酒左右,宋人写诗多以“三升”为限量。苏辙、刘克庄等名家诗中均提到,喝“三升”酒对于宋人来说很尽兴,是极限,就连喝酒最为豪放的陆游在诗中表述酒量时,也以“三升”为标准:“山路近行犹百里,酒杯一举必三升。”如此看来,喝上三斤10度左右的酒,在宋朝就能算是海量了。  □金陵晚报记者 于峰

申博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