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谷镁产业:产品低端 14家重点排放单位被责
19/01/21来源:http://www.laobaixinnz.com

  

  “府谷遍布着镁产业,但‘镁光灯’的光并不强。”府谷镁业协会一名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尽管每年出产超过全球三分之一的金属镁,但府谷并非镁强县。当地企业人士认为,除了产量大和成本低外,府谷在镁方面并无多少优势。

  已经超过了需要完成上一年碳排放清算、履约的日期,仍旧有14家重点排放单位没有完成相关清算和履约。日前,市发改委对包括国开行、中国银行、阜外医院在内的14家单位进行了公开通知。

  据了解,碳排放超出额度的企业,可以在碳排放市场购买其他单位节约出来的碳排放配额。目前,本市仍有单位没有及时完成碳排放履约。市发改委发布的责令通知称,各重点排放单位应于6月15日前完成2014年碳排放配额的清算、履约,目前尚有部分单位未按规定完成此项工作。

  产业链条短是府谷金属镁最明显的问题。目前府谷在金属镁产业链条上只走到了生产镁锭的地步,在利润更大的镁合金方面,几乎没有涉及。

  除此之外,府谷的镁企小而散。府谷县工业经济局统计,2014年全县32家涉镁企业中,其中31家的产能集中在2万至2.5万吨。

  西安交通大学材料学院副院长单智伟认为,欲破解府谷金属镁境况,短期来看,需要政府与行业协会联手控制产能,以防“产得越多,赔得越多”。

  “长期来讲,需要陕西当地建立产、学、研结合的研发机构,破解府谷金属镁产业链条、研发以及市场方面的诸多问题。”他认为。

  产业链短板亟待突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金属镁产业链条为:白云石还原为粗镁,粗镁精化后生产镁合金,镁合金合成为型材或者做成合金压铸件,可以用于汽车轮毂、手机外壳等终端件。

  府谷镁业协会一名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目前府谷镁企仅能将镁矿石(白云石)还原成镁锭,不少镁企制作的精镁锭纯度还不稳定。”

  目前府谷镁企镁合金产量极少。涉足金属镁的府谷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石栋称:“镁合金生产环节,府谷几乎没有规模,少部分镁企涉及镁合金,但都是根据订单在做。”

  石栋对记者称,府谷当地镁企几乎全为民营企业,最大的短板在镁的研发上。

  由于镁合金产量相对很小,府谷县工业经济局方面称,对镁合金的年产量未做统计。

  据府谷工业经济局统计,2014年,全县32家涉镁企业中,仅1家产能为每年5万吨,其中31家的产能集中在2至2.5万吨。陕西镁业协会官网资料称,合金产业链中,镁锭生产仅有约10%毛利率,而镁合金毛利率能达到30%以上。但目前国内镁合金产业相对不成熟,而研发方面需要的资金和人才,都制约着镁合金的发展。石栋称:“府谷只是一个县城,人才匮乏。”

  煤价低迷,府谷经济增速也开始减速。据府谷统计局数据,2010年、2011年府谷GDP增速均在20%以上,而2014年增速仅为0.3%。一名府谷金属镁企业负责人称,上述境况之下,府谷企业忙于自保,鲜有精力和资金做金属镁的技术研发。

  除此之外,府谷经济现状对金属镁的发展有着决定性影响。府谷镁业协会提供的一份调研资料称,府谷镁企全为民企,由于受资金限制,难以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技术改造,以及开发新型镁冶炼技术和下游高附加值产品,这严重制约了府谷镁业的持续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府谷镁由兰炭“发家”。但据府谷镁业协会相关负责人称,目前兰炭市场低迷,导致金属镁企产能释放不足。截至2014年底,府谷金属镁及镁合金产能为79万吨,而实际产量仅为35万吨,产能释放不足一半。

  寄望合金产业翻身

  府谷金属镁产业发展出现困局,一是缘于镁产业的相对低迷,其次是产业附加值小。府谷当地企业人士称,“对金属镁企业来说,只能等待行业走出低迷。”

  而产业附加值小这一困局在于,镁合金的研发和生产无法突破。府谷镁业协会人士称:“整个发电、兰炭生产和镁产业的大产业链中,镁产业利润最高。但镁产业的主要利润则集中在下游镁合金。”

  府谷当地官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目前,国内绝大部分金属镁都是民企在做,而资金与人才一直是民企发展镁合金的制约因素。“就府谷而言,地方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府谷政府也拿不出更多的资金扶持金属镁的研发。”

  西安交通大学材料学院副院长单智伟曾多次赴府谷调研镁产业。他认为,金属镁未来的应用前景与当下市场表现的反差,需要企业、政府和研究机构多方联手破解。

  对于府谷金属镁存在的市场周期性,他称:“短期来说,府谷金属镁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不旺。应呼吁镁业协会和政府联手控制产能。”

  他认为,金属镁市场低迷也是整个行业的改革良机。“以往金属镁市场好的时候,没有人会去改革,只有市场不好时,企业才会重新思考产业布局和产品升级。”

  值得注意的是,长期来讲,府谷金属镁、乃至国内金属镁产业,在产业链条、附加值、市场动向等方面的短板,均指向行业的低端化。

  府谷当地企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府谷镁产业每年产出超100亿元,至少在省会西安应该有金属镁的研发基地。”但据单智伟称,陕西目前并无此类研发机构。

  单智伟认为:“地方政府、高校和企业应联合成立镁研发中心,谋求陕西金属镁产业更新换代,提高附加值。”

  府谷当地企业人士亦寄望于陕西成立本省的研究机构。一位府谷镁企人士称:“各地技术保护严重。发达地区金属镁的研发成果,第一转化地一定是本省或者本市。他们会购买陕西的镁原材料,发展镁合金,独自获利。”

  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按照市发展改革委《关于印发规范碳排放权交易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规定的通知》(京发改规[2014]1号)规定,各重点排放单位应在10个工作日内完成碳排放配额的清算(履约),对未在6月30日前完成履约的重点排放单位,市发改委将依据《决定》按照市场均价的3至5倍予以处罚。

  被点名的14家重点排放单位

  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城承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市第五肉类联合加工厂

  北京师范大学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长青有限公司

  北京锦融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北京北汽模塑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华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威卡威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

  在榆林乃至陕西官方把目光转向镁产业时,府谷企业人士更看重政府对镁研发的布局。榆林市政府公布的镁产业研发项目中,未来榆林将“结合兰炭和镁产业转型升级的需求,将新建5个市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重点实验室。”

  不过,陕西镁业协会一名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他的企业目前已着手布局类似机构。

  亿滋食品(北京)有限公司

  北京仁和热力中心

本文由北京赛车pk10http://ddkg123.com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相关新闻